央企“独角兽”画像_首页_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
葡京新现金

央企“独角兽”画像

来源:国资报告 时间:2018-08-07 【字号:

面对独角兽及其代表的新一轮技术和商业浪潮,央企正以自己的独特方式来探索、参与和发挥作用。

药明康德IPO,小米递交招股书,宁德时代24天闪电过会……2018年上半年,在一批明星级“独角兽”公司的频频动作之下,独角兽概念成为中国经济领域的热词。

独角兽概念由种子轮基金Cowboy Ventures创始人Aileen Lee于2013年提出,指的是那些具有发展速度快、稀少,是投资者追求的目标等属性的创业企业。标准是创业10年左右,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则被称为超级独角兽。

独角兽概念之所以被追捧,除了投资价值,还在于它代表着经济和产业的未来。“从经济方面看,这些独角兽大多影响行业经济运行,甚至改变运转方式。”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指出。

不过,从各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来看,与央企有关的独角兽只占少数。记者调研发现,一方面,许多独角兽来自消费互联网领域,并非央企产业布局重点。另一方面,独角兽大都是在数轮资本驱动之下,历经多次市场竞争的产物,其成长过程中有较高的不确定性,与央企较低的风险偏好并不符合。因此,从目前发布的独角兽榜单来看,央企“捕获”的独角兽较为有限。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央企的土壤就不能培育独角兽。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央企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与自身优势产业相结合,探索出了新的商业模式,培育出了独角兽。还有一些央企通过产业基金的模式,在服务国家战略的同时,也捕获了若干独角兽。可以说,面对独角兽及其代表的新一轮技术和商业浪潮,央企正以自己的独特方式来探索、参与和发挥作用。

独角兽元年

如果在若干年后回望历史,对于中国的独角兽而言,2018年是一个有着标志性意义的年份。

独角兽这一概念,由于其对初创企业成长性的凝练而准确的描述,一经提出,就在科技界和投资界得到了认可,并从美国迅速传播到全球。就中国而言,此前,独角兽概念就已经在创投圈流行,不过,2018年发生的一系列标志性事件,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一批明星级独角兽企业IPO或递交招股书,使得独角兽概念迅速蹿红,成为经济领域的热词。

从估值上看,一些超级独角兽企业估值已达数百亿美元,如蚂蚁金服估值750亿美元,滴滴出行估值560亿美元,小米估值460亿美元,已经远高于许多A股上市公司的市值。另外,据《中国独角兽报告》统计,截至2018年3月,中国地区独角兽企业共126家,分布在10个城市15个行业,总估值6253亿美元,约4万亿人民币。而2017年,A股市值总规模为56.62万亿,以此为衡量标准的话,独角兽估值约占A股市值总规模的7%。如果再考虑到独角兽上市之后的溢价和增发,其影响力更是不容小视。

从趋势上看,独角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经济和产业的未来。《中国独角兽报告》指出,从经济方面看,这些独角兽大多影响行业经济运行,甚至改变运转方式。例如,阿里巴巴支付宝的推出,对支付方式进行了变革,经过历年消费者培养,形成上通下达改变各个行业的支付习惯。

从行业分布上看,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浪潮,催生了一批面向消费者(2C)的独角兽,如三大门户网站,及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今天的独角兽企业,则领域更广,“技术含量”也更高。据科技部火炬中心和长城战略咨询发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统计,中国独角兽分布于18个领域,其中,“技术驱动型”企业增多,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基因组学、精准医学、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技术驱动型企业成为独角兽的重要构成。

从全球视角衡量独角兽价值的话,还能发现更深远的意义。据CB Insight统计,从2013年至2018年3月,全球共有237家独角兽企业,其中来自美国的为118家,占48.78%,中国紧随其后,为62家,占26.16%,排名第三和第四的为英国和印度,分别为13家和9家。而就2017年而言,阿里巴巴研究院的统计显示,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占全球29%,美国占50%,从市值角度看,中国独角兽占41%,美国占46%。

“独角兽企业的爆发显示了中国整体创新实力的提升,而这些企业往往成为引领产业新形态发展的牵头者,在发展自身的同时,促进了上下游产业更甚跨界产业的发展,拉动区域经济,成为新经济强大支撑力一份子。”《中国独角兽报告》指出。

阿里巴巴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则形象地描述说,过去100多年是“大西洋”时代,大西洋两岸的北美和欧洲带领全球走进工业化时代。自2013年以后,世界逐渐进入“太平洋时代”,太平洋两岸的亚洲和北美引领全球数字经济发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部分独角兽被美国和中国“承包”。“技术和创新的应用高频次地进行,已经不是工业经济时代,靠规模比较缓慢发展起来的状态,而是不断出现新经济公司,又不断推倒原来的大企业,这就是市场当中发生的一轮又一轮的变化。”高红冰说。

央企独角兽画像

从各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来看,央企所占并不多。比如,《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共统计了120家独角兽企业,与央企有关的不足10家。这一方面与央企的产业布局有关,另一方面,与央企的风险偏好和发展模式有关。

从产业布局来看,独角兽和互联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在上榜的164家独角兽企业中,电子商务企业最多,共有33家,占比20%,互联网金融领域有21家,占比12.8%。此外,从各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来看,大于50%的企业或多或少与BAT有关联。其中,与阿里巴巴有关联的有27家,与腾讯有关联的有37家,与百度有关联的有16家。从估值方面看,共11家估值超过100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企业,除了大疆创新,其他全部都与BAT有关联。《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指出,这是由于目前企业生态化的发展趋势明显,平台型企业通过战略投资或自有业务拆分的方式,投资、孵化独角兽企业,构建生产生态系统。

而长期以来,互联网并非央企布局的重点。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0年初,在美国互联网浪潮影响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纷纷成立,其中就包括今天所谓的“BAT”——腾讯成立于1998年,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百度成立于2000年。

彼时央企的重点工作,则是改革脱困。1997年党的十五届一中全会提出,从1998年起,用三年左右的时间,通过改革、改组、改造和加强管理,使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亏损企业摆脱困境,力争到本世纪末大多数国有大中型骨干企业初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产业布局方面,当时央企正在积极进行“二次重工化”。经济学家厉以宁曾指出,从产业发展角度来看,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经历了轻工业高速发展之后,中国的“二次重工化”初露端倪。这里面既有“由轻到重”的客观规律起作用,又体现了产业发展本身对设备更新改造的巨大需求。

统计数据也显示,2003年,在190户中央企业中,涉及国防军工、自然垄断、提供重要公共产品、战略资源等直接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企业38户,占央企总数20%,资产总额则占央企总资产的72%。涉及冶金、机械、电子、化工、建筑等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中的骨干企业和科技型企业84户,占央企总数44%,资产总额占央企总资产的16%。

另外,无论是当年的互联网企业,还是今天的独角兽,最后成功的企业,大都是在数轮资本驱动之下,历经多次市场竞争的产物,其成长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与央企保值增值的要求,和较低的风险偏好也并不符合。虽然一些央企也有过尝试,如中移动推出了互联网应用产品飞信,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在这种竞争者众多、节奏快且多变的市场上,央企并没有太多比较优势。

不过,情况正在发生新的变化。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向传统行业的渗透,一些央企纷纷求变,将这些技术和自己的优势产业相结合,主动进行数字化转型。由此,央企系统诞生了一批创新型企业。比较早的有中粮集团2009年投资创办的食品类B2C电子商务网站——中粮我买网,和中航信在2012年推出的移动服务产品航旅纵横。此后,更多的央企系创新型公司开始涌现。2015年2月,宝钢集团整合原有钢铁电子商务交易相关资源建立欧冶云商,开启宝钢互联网+新时代;5月,由中国中车牵头组建,中国铁建、国机集团等央企联合成立、基于互联网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中企云链正式上线;6月,航天科工正式对外推出中国首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航天云网,旨在推动“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深度融合发展,实现企业有组织、资源无边界的生产资源配置,助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

记者梳理这些央企系互联网公司发现,有的公司已经位列独角兽榜单,如中粮我买网估值10亿美金,也有的公司由于股权结构、估值等不符合独角兽榜单评选标准,暂未上榜,但其潜在价值和成长性不容忽视,而且,往往与其他独角兽企业处于同一“战场”,如欧冶云商与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找钢网,所从事的均为钢铁电商。

“不确定性”之战

与互联网时代相比,在独角兽时代,央企通过将新技术与自己优势产业相结合,发挥出了比较优势。不过,面对新兴产业的不确定性和高风险性,央企还需进一步推动变革。

在就独角兽话题走访企业和专家过程中,记者发现,受访者普遍关心一个话题,即以央企为代表的传统企业,其管理模式和考核方式,如何适应以独角兽为代表的新技术和商业时代。

航旅纵横创始人、中航信移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薄满辉指出,传统企业经历长期发展,大多已形成较为稳定、线性增长的发展态势,而互联网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不同,作为全新的增量市场,所有企业都要经历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的创业式发展路径,只有发展速度足够快,保持指数级增长,才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因此其发展理念和管理模式与传统企业有较大不同,不能简单复制或平移。

薄满辉还指出,互联网等战略新兴产业面临的风险,与传统企业也存在较大差异。前者的一个显著特征是马太效应明显,胜则赢者通吃,败则一无所有。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创新创业报告》提供了这方面的佐证。该报告显示,2017年“死亡”的创业企业样本数为150家,从死亡样本的生存时间来看,46.7%的企业会在存续期为4年的时候倒闭,主要由于市场占有率比较低,没有亮眼净利润而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困境。该报告还指出,伪市场需求项目逐步出局的同时,也将更多资本推向优质项目,“行业巨头与死亡企业并行发展。

因此,与传统企业相比,身处在战略新兴产业的企业所面临的风险更大,对决策风险的容忍偏好程度明显不同。“独角兽是未知领域的创新,需要市场的拓展和客户的认知,因此,股东更关注长远利益,管理层往往更关注近期利益。传统企业则与此相反。”中企云链董事长刘江说。薄满辉也表示,由于大多数新兴企业在发展初期,即使处于亏损的情况下也需要大量投入,与传统企业追求中短期确定性收益的模式存在较大矛盾。

此外,受访者们指出,比较传统企业和创新型企业,还有一个很大不同,即传统企业是先确定边界,再确定业务。而创新型企业往往是业务先行,边界后置。如滴滴出行和共享单车,一开始并没有针对性的政策和法律法规,而是随着企业业务的发展逐步完善的。这一方面固然使得创新型企业面临更多风险,同时,也是其在市场上博得了更多的先机。

因此,专家们指出,对于以独角兽为代表的创新型企业,要用新的方法。“用传统方式治理新兴企业,不就治死了吗?这些问题后面,隐藏着很多比较深刻的东西,要从立法层面,理念层面进行改进,新的业态,需要新的方法,新的政策。”中美嘉伦咨询公司总裁潘朝金说。

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研究院高旭东也表示,传统企业需要调整内部的管理制度、考核方法和人才激励政策。比如,传统企业考察现有业务时,常常关注两点,即销售额和利润增长。但是对新业务则不能做如此要求,而应该考察是否找到了重要客户,是否把相应的产品做出来了,核心技术是否掌握在自己手里,等等。“这样等到市场真正爆发的时候,这个业务一下就起来了。

事实上,对于新技术和商业时代下的管理理念和模式的变革,国资委正在积极倡导和推进。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指出,当前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制造蓬勃兴起,生产制造方式发生颠覆性改变,各种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快速兴起,正在深刻改变全球产业版图和竞争格局。在此背景下,肖亚庆建议央企“积极适应新技术对企业价值创造模式带来的新挑战,必须求新求变,促进商业模式与互联网时代相适应”,和“加大内部管理提升,优化管理流程,压缩管理链条,提升企业管理水平,从而在市场竞争中赢得先机。

用好基金

当前,在“捕获”独角兽,应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不确定性”挑战方面,除了管理模式变革,发挥好基金的作用,是央企的另一重要选择。

2015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引导和鼓励中央企业和其他国有企业参与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指出,支持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保险公司、大学基金等各类机构投资者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母基金。《意见》还强调,“健全符合创业投资行业特点和发展规律的国有创业投资管理体制,完善国有创业投资企业的监督考核、激励约束机制和股权转让方式,形成鼓励创业、宽容失败的国有企业创业投资生态环境。

在此方面,国资委也向央企发出了号召。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指出,研究探索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新模式,完善多层级创新发展基金系,探索资源共享、资本扶持、团队合作等多种方式,孵化培育“特尖专精”的创新型小微企业。

事实上,一些被作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的央企,如国投、国新,和一些央企旗下的投资公司,如航天投资、招商局资本,在通过基金参与创业投资,促进央企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方面,已经做出积极探索。

比如,国投旗下专门从事创业投资业务的国投高新,管理着国投创业、国投创新、国投创合、国投创益、海峡汇富等5家基金管理公司,形成了覆盖VC、PE、FOF、民生公益类基金、区域性基金、并购基金的全产业链格局,基金管理规模达到1568亿元。近年来,国投高新把市场化基金运作模式与贯彻国家战略紧密结合,投资了宁德时代、信达生物、中集来福士、寒武纪、奇安信等一批聚焦高端前沿、突破产业瓶颈、引领产业发展的项目,得到了政府部门和社会出资人的肯定,也充分凸显了国投股权基金业务的独特价值和导向引领作用。

记者梳理发现,在各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上,国投高新参与投资的有7家之多,包括寒武纪、宁德时代、联影医疗等。国投高新副总经理杜仁堂告诉记者,成绩的取得,首先得益于行业方面的匹配。国投高新重点关注的是先进制造、医疗健康、环保、新能源和网络信息领域,都是独角兽分布较多的领域。同时,国投高新的央企背景,和国家级产业基金的定位,也使其在市场竞争中更具优势。此外,在管理和决策方面的市场化,也保证了基金的运作效果。

对于独角兽的崛起,及其背后新的技术和商业时代的到来,人们总是喜欢用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的那句话来加以描述:未来已来,只是不均匀地分布于现在。我们通过观察和研究发现,面对独角兽时代,央企可以通过管理模式的变革,及灵活使用基金工具,以更好地把握现在,和赢取未来。(策划·郭大鹏  原诗萌  文·原诗萌)

相关信息: